http://www.ntyiju.cn/

先上车后补货,“芯片荒”下的车企求生百态lp0

“现在几乎所有的车企老总都蹲在上海(博世中国总部)要芯片,徐总(博世中国执行副总裁徐大全)急得都要跳楼了,一些人在上边准备推他,一些人在底下等着接他。”

东风汽车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、党委书记竺延风在公开场合的一句调侃,道出了汽车行业的无奈现状。芯片断供,已经成为众多车企、零部件供应商的一块心病,从8、9月的销量成绩来看,这块心病仍未根除,且有愈演愈烈之势。

10月12日,乘联会公布最新销量数据,9月的销量成绩尽管相较8月至暗时刻有所回暖,但走势依然不容乐观。2021年9月乘用车市场零售达到158.2万辆,同比下降17.3%,相对2014年9月的157万基本持平,而相较2017年9月的峰值下降27.9%,9月零售表现明显偏弱。

在刚刚播出的央视《对话》栏目中,上汽集团总裁王晓秋也坦言,“(芯片)把整个中国汽车行业的节奏打乱了,你根本不知道三天以后生产什么车,因为你不知道三天以后能来的是什么芯片。”

零部件供应短缺,已经到了牵一发而动全身的地步,有些车企积极发声奔走呼号,有些车企则在法律的边缘来回试探,理想汽车就在日前被媒体曝出以超出正常行情800多倍的价格收购了数千片电子驻车(EPB)芯片,尽管理想汽车很快进行辟谣,但消息的真假已经无人在意,庞大的芯片黑市,仍在汽车行业的阴暗角落幽幽生长。

9月27日,锲特电子被曝出以442.48元/片的价格销售2700片采购价仅9.53元/片的恩智浦汽车芯片,进销差价高达116.90万元,尽管市场监管总局对其不正当价格行为作出50万元罚款处罚,但芯片黑市远不止锲特电子单单一家,只要有利可图,隐藏在汽车行业角落里的芯片黑市就不会消亡。

车企苦缺芯久矣

高价收购芯片是假,但缺芯却是不争的事实,理想汽车日前正式在App上向准车主推送了“(|)交付方案沟通”告知,称公司经过研究制定了几种交付方案,会有专门的交付专家与车主联系,沟通具体的方案细节。牛车网走访多位理想ONE准车主,收集到如下沟通方案:

原定10-11月交付的用户,可选择交付3雷达(原本是5颗毫米波雷达)版本车型(1个前正向+2个后角毫米波雷达),并计划在12月至春节期间补齐另外两什么是再融资个雷达。

据了解,为补偿消费者提到“减配车”的损失,理想宣布为上述车主加送全车终身质保,以及1万理想积分(相当于1千元左右)。

无独有偶,同为造车新势力阵营,小鹏汽车也在9月30日正式推出了少芯减配车型,两款代号为470G和670G的小鹏(|),售价分别为21.99万元和25.69万元,两款车型也被称为低XPILOT版本,即对智能驾驶辅助系统做了减配,新车与现款入门级相比,去掉了并线辅助、车道保持系统、道路交通标识识别、倒车车侧预警系统等功能,而上述功能都要依靠毫米波雷达等芯片才可实现。当然,两款车型起售价都相对降低了一万元,也算是对减配车型的一种补偿。

在海外市场,减配交付也开始日益常态化。奔驰官方发言人对外表示,购车用户目前有两种选择,一是选择以折扣价提低配车型,二是等待配件齐全再提新车。当然,也有第三种选项:直接取消订单。据悉,目前奔驰主要缺少高端配置芯片,顶级车型(|)已在德国多地暂停销售。

通用汽车也深陷芯片短缺困境,旗下高端品牌凯迪拉克2022款(|)将削减超级巡航系统功能(Super Cruise),其他车型无线充电、HD收音机、自动启停系统等功能也或多或少受到影响被缩减配置。

缺芯破局迫在眉睫

进入2021年,智能电动车大行其道,新能源汽车销量预测已经上调了两三次,先是由2020年12月初的130万辆调整至200万辆,再到今年6月份调整至240万辆,同比涨幅高达76%。此外,新能源汽车渗透率也由年初的5.4%一举跃升至至9月底的20.4%,涨势惊人。

广汽集团总经理冯兴亚表示,传统汽车一般一辆车需要100-200个芯片,随着智能化水平的提升,单车所需芯片数量已增加至300-500个,因此,越是智能化的汽车,缺芯概率也就越高。

新能源和智能网联驶入发展快车道,意味着上述产品对于芯片数量和技术的要求越来越高,上游半导体厂家无法跟上需求,芯片缺口自然越来越大。汽车行业分析师张翔对牛车网表示,除了车市发展迅猛,疫情影响也愈演愈烈,加上日本瑞萨电子此前火灾等天灾人祸,预计整个半导体行业要到2022年上半年才可缓解芯片短缺的问题。

对于车企而言,他们的态度也不甚乐观,有接近北京现代的内部人员向牛车网透露,厂家已经给经销商作出暗示,缺芯状况或将持续到2023年,而目前的订单周期已经拉长至两个月起步,所有销售人员都需做好“无车可买”的准备。

牛股王首席汽车分析师杨昭对牛车网分析称,尽管目前多家造车新势力纷纷推出减配车型,甚至有些企业连展车都已卖空,但从基数来看,造车新势力受到的影响相对较小。真正饱受缺芯之害的,还是权重和规模更大的传统车企、集团等,尤其是产销破百万辆的企业,未来形势非常严峻。

究竟如何解决芯片短缺、应对芯片价格飞涨问题,减配、延迟交付显然不是长久之计。除了等待海外疫情平息,张翔也给出了几点建议:一是中国的锂电池供应商去收购国外矿产资源的股份,增强议价能力;二是积极消化市场上芯片中介公司的库存;三是停掉低端车的生产,将芯片转移到高端车上,另外去掉一些相关功能,来实现新车交付;四是降低产量;最后就是开发新类型的电池,比如固态电池,包括一些燃料电池,用新的技术路线,减少对锂电池的依赖,从而缓解原材料涨价的问题。

#写在最后

一个振奋人心的消息是,据业内人士透露,英飞凌、意法半导体产能已经开始逐渐恢复,车企缺芯状况可能会遇到新的转机。虽然消息真假尚无定论,但危机与机遇都是黎明到来的前奏曲,谁能率先破局,成败或许就在此一役。

1、 富士康造车新进展:拟2.3亿美元收购汽车工厂

2、 做空机构扯下FF遮羞布,贾跃亭霸气回应“小心打脸”

3、 理想发布“少芯交付方案”,缺芯卖车成行业新常态

4、 曾庆洪续任董事长,广汽“老将”能否再续传奇?

5、融资3亿美元获香港两大家族押注,威马IPO再现迷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