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ttp://www.ntyiju.cn/

在北京最火的餐厅排队,我看到警察抓黄牛,情侣要分手贵

原标题:在北京最火的餐厅排队,我看到警察抓黄牛,情侣要分手

互联网时代,人人都是云青年,我们带你去突击。北京是美食荒漠这件事已经人尽皆知了,但在民间还是有不少饭馆成了难得吃上一回的“幻之美味”,正所谓想尝一口鲜,一队排半年。 但这些因为难排出名的餐厅,真的值得花费那么多时间成本吃一顿吗?年轻人排队的原因仅仅是因为馋吗?云青年这次去排了几家网红餐厅,发现排队不光能收获到山珍海味,还能见识到爱恨情仇。

排队,可能是年轻人们偶然挤出的一道社交裂缝。

策划 | 云青年突击队

(没吃到的)哥老官

网红餐厅界的“鸡兔同笼”问题

“请问大桌前面还有几桌?”

“48桌。”

“什么?”

“还有48桌。”

站在面前的服务员小哥许是见惯了这份震惊,用极其冷静的口吻重复了一遍。

这家哥老官作为北京首店,放出了开业前几日都有6折左右的优惠,这让泛青年路 商圈的年轻人们坐不住了。想到可能会排不少人,我们特意赶在下班时间前来拿号,没想到还是晚了一步。

突击中.jpg

门口的牌子上写着“美食不用等”,就还蛮讽刺的。

环顾四周,除了几茬三三两两的人群、几个徘徊的单影,并没有见到大众点评上所谓的”人山人海”。正当我们怀疑这是不是一场饥饿营销时,眼睛往右一撇,隐约看见一条仪仗队。

在红色隔离带围起的区域内,每间隔1米就安置一张座椅。座椅间也用隔离带隔开,地面上还煞有介事地画上了警戒线——边上还写着“在此排队”。

突击中.jpg

等于排队这件事儿完全被商家安排了。临时小卡座还附赠饮料小吃,“海底捞”式服务也彻底被玩明白了。

我们扫了一圈,并以5分钟进一桌人的效率进行了一波珠心算,然后信心十足地告诉还在路上的朋友:“七点怎么也吃上了。”

结果一个小时过去了,队伍只向饭馆里蠕了5个号。我们一次又一次向前台确认位置的举动,吸引了边上一位大哥的注意。

他拦住我们张口就问:“你拿的几号呀?126?也太后面了,要号吗?我有更靠前的,114号要吗?”

突击中.gif

大哥正摆手向我们表示,你们这个号,没戏了。

这下我们明白了,网红餐厅排长队的原因,可能是数学界有名的“鸡兔同笼”问题—— 你永远不知道排着的队伍里,有多少个人,多少头“牛”。

简单观察了一下,附近至少两个黄牛——一个正拦着我的大哥,一个身穿粉色短袖,纹了整个花臂的大姐。

我们斗胆问了下价格,一个前排号150元。而打开大众点评发现,这家店人均才要160块钱。

突击中.jpg

外盘 内盘

等于说只要黄牛卖出一个号,他就能白吃一顿,甚至打折的情况下还能吃回点本。

彼时,我们依然坚信可以靠自己吃上哥老官。因为不久前,服务员小哥很笃定地说:“你只要愿意等,就算到12点,我们照样给你做。”

我们本以为这是句夸张的情话,没想到其实是一语成谶的实话。

从6点开始的两个小时内,我们去附近的餐厅转了转,门前揽客的服务员看到我,一个个拿着菜单凑上来问,“来我们店里吃吗,我家不用等”“我家7分钟上菜”“看看我们家”……如果不是为了选题,谁能顶得住这种明星般的待遇呢?

突击中.jpg

隔壁稍等一下就能吃到的其他餐厅,门口排队的人不多。

再次回到哥老官,发现店门口突然有些躁动,几位穿着警服的巡警来势汹汹,径直转身进店。通过玻璃窗,我看见他们一桌桌地在询问些什么。后来他们又走出了店门,一路走进等位区,不断问一旁的领班:“是他吗?是他吗?”

我们凑近听了听,发现是有客人被插队发现是黄牛放的号,就报了警。

突击中.jpg

场面不太方便拍摄,大家可按照此图脑补黄牛被赶走。

此时,等我再看向人群,先前的帽子大哥和花臂大姐早已不知去向。

我们在一家奶茶店坐足了40分钟才折返至哥老官。前面还有34桌,连黄牛拿的114号都没轮到。

转头看了眼哥老官的等位区——不知何时,一个个“小包间”都已经坐满了人。其中又有几个鬼鬼祟祟的“牛”正在蠢蠢欲动。这让等了足足四个小时的我们彻底破防了。考虑到选题可以搁浅,但人不能饿死,我们飞奔进了隔壁的火锅店。

突击中.gif

绝望到想钻进垃圾桶。

等到晚上10点多,有队员中途去洗手间的路上又经过哥老官,被一位黑衣服的平头大哥拦下了,又是劈头盖脸一句:“要号吗?我这最靠前的是104号,给你180块。”

不知道是不是竞争对牛被警察带走后市场失衡了,幸存的黄牛竟然还坐地起价。看队员不为所动,他边追着边指着不远的几茬人说:“现在叫到97号了。那是98,那是99,那是100、102。大家都等着呢,126今天是吃不上的!”

晚上十11点半,我们饱餐一顿后走出了火锅店。整个商场都已经暗下来了,但是哥老官前的灯还亮着,等位区只有寥寥数人。而我们手上的126号,依旧没有被叫到。

突击中.jpg

半夜,我们离开商场前,哥老官依旧灯火通明。

几天之后,我碰巧路过了哥老官,看见了熟悉的花臂大姐,领着帽子大哥,依然在四处兜售黄牛号,价格已经降至100元一个了。连同一起降的还有大众点评上哥老官的评分,已经降至3.2分了。

看着评论区几个排队接近10小时的“斗牛士”,一股敬意油然而生。

突击中.jpg

胡大饭馆

“连小龙虾都不陪我排,凭什么说爱我?”

一个周五晚上8点左右,我们叫车定位到簋街的胡大总店,结果刚下车就听见街边遛弯儿的老大爷小音箱里放着那首“有时候,有时候,我会相信一切有尽头”——

与这句歌词形成鲜明对比的,眼前出现了胡大门前,看不到尽头的排队人群。

突击中.jpg

胡大小龙虾作为北京夜宵的一大代表,甚至吸引了许多北京周边城市的人,下班开车进京来吃。

但即使胡大为了 多赚点钱让大家都能吃得上,同一商圈内铺了四家分店,依然没有起到什么分流效果,每间店门口都在排队,都要等位。

我们在总店门口拿了号,小票上显示前面还要等62桌。坐下后我们环顾了一下周围,排队在等的基本都是年轻人。

突击中.jpg

找到空着的塑料凳刚准备坐下,就听见清脆的“啪”一声。我赶紧低头看是不是凳子被我坐坏了,确认完好无损后发现,声音是边上一个女生抽打男朋友胳臂发出的。

仔细听发现那个男生正在抱怨:“这有啥可排俩小时的,咱去盒马买虾回家自己做不成吗?”

女孩把头发一甩:“说来(吃)都说两周了,这星期天天加班的是不是你?非等到周五来,俩小时都等不了那你自己回家吧。”说完一副要离开的样子往远处蹭。男孩也没离开,拿出根烟点上了。

突击中.gif

我们便是没想到,排队这件事儿不光是对吃饭的阻碍,还有可能成为 爱情的对立面

远处的叫号台上,服务员像个Rapper一样飞速叫号,一个号3秒内无人应答就直接跳过,不知道其中包含了几对没经住考验的情侣。

但这也造成了一个问题,有的排队者坐得比较远,从听到被叫到走到门口的时间,号已经过了2位了,即将被安排进店的也不愿意多等几分钟,两拨人眼神对视擦出火星,服务员还要专门出来调停一番。

突击中.jpg

快2个小时后,我们终于排到了轮次,进店找了个二楼的位置坐下。胡大的小龙虾,或者说整条簋街卖虾的店都是按只卖的,并依据单体的质量分为8元、15元等几个档次。

突击中.jpg

15块钱一只的虾,挺大个的。

我们打开某点评网站查了一下评论,发现大家最推荐的是虾汤拌面和猪蹄。

猪蹄我们尝了尝,觉得并没什么特别,可能因为来得比较早都是坐着等,那些站着排队2小时腿麻了的朋友们,比较需要“吃啥补啥”。

突击中.jpg

而虾汤拌面,因为我们看管不严,吃光了的虾盘子都被撤走了,又不太好意思要回来,最终无缘这道美味。

离开胡大的时候已经接近12点了,远处的叫号屏幕显示,还有至少20组人依然在排队。

突击中.jpg

小桌已经叫到超过200号了。

等网约车的时候,我发现之前一起排队的一组男生还没进去吃。之前他们凑在一起打手游,现在还在打,只不过每个人手机上都多了个共享充电宝。

去问了一句才知道,之前被叫号的时候正在推塔,他们就把自己的号换给刚来排队的大桌,哥们几个又往后等了等,“ 好不容易凑齐开个黑,有点上头了”。

突击中.jpg

六日都烤肉

社畜下班后的自救时刻

在某个队员刚入职的时候,就曾在电梯里听到有人隐隐约约提起这家国贸附近最难排的烤肉店。所以她第一个跟同事打听的不是公司厕所怎么走,而是,六日都在哪儿?

六日都烤牛内脏,是传说中北京烤肉热门店的TOP2,但它在国贸的存在就像千与千寻里的油屋,6点之前来了就能吃,但等到社畜们的下班时刻,他就从“能吃到的”食物列表里消失了,根本排不到。

所以我们特意申请在周五提前下班半小时,飞速赶到店门口。看到等待区只有零星三四个人,我们松了一口气,可店员说,现在叫号就要等一个半小时之后才能吃上,还叫不叫?我满脑子“就这?”三四个人能排一个半小时?看到号码牌的那一刻,我瞳孔地震。

突击中.jpg

谁能想到,这表面的三四个人背后,排着35桌?查了一下才发现,这家店线上线下同时发号,是我们没有做好背调。

在此后长达两个半小时的等待时间里(没错,一个半小时是假的),我们感受到了比坐在办公室里更大的生存压力。

谁也想象不到,门口这稀稀拉拉的几个人,是如何凑齐在线教育失业员工、996取消后被降薪的打工人和每次买基金都能完美错过风口的投资者的。

突击中.jpg

浓缩了职场低气压的饭馆门口

就算不刻意去听他们的聊天内容,耳朵眼里也难免溜进来几个“竞业协议”“隐形加班”“又绿了”等等让人听了脚趾抓地的词汇。

等叫到号时,吐槽吐爽了的打工人们就像刚换完毛的小动物,一身清爽地落座吃肉了,徒留我们在原地回味这一次次暴击。

旁边一位小哥可能是听得压力爆表了,起身准备离开。走前他把号码牌留给了我——比我整整提前了6桌。

突击中.jpg

好心小哥留下的一片好意。

这也让我们的排队进度缩短了大约1个小时,8点左右就进店准备享福了。

鉴于等待的时间实在太久,不多吃点就亏了,我们除了五种牛内脏组合起来的套餐,还点了四大盘肉,两份蔬菜,一盆冷面,以及两个冰激凌。人均一百五的店,被我们两个人吃了四百五。

在经历了五花肉、牛肋条、鸡脆骨、土豆片、黄油玉米、冷面的洗礼之后,我跟朋友彻底瘫坐在座位上,而盘子里还剩下了一大堆烤好的各类食物没人吃。

突击中.gif

我和朋友忧伤地看着对方,吃吧,撑,不吃,浪费,亏了,这可是两个半小时才等来的。对面的朋友突然艰难地坐直了,两眼直勾勾地盯着我,他说,你还记得我们还点了两个冰激凌吗?

忧伤直接变成了绝望。

突击中.jpg

压死我们的最后一根稻草。

现在回忆,我们只记得当天是扶着墙走出来的,也明白了一个真理,再好吃的东西,吃多了,也会撑。

后来,我把这个故事讲给了另一个朋友,她冷笑一声,看你这没出息的样子。没几天后,她也去了六日都,深夜10点,她发微信:求求了,吃不完了,来不来?

年轻人们的排队

到底在排什么?

本来只想看看北京排队的网红店有没有那么好吃,没想到见证了不少爱恨情仇。

之前也有不少人觉得排队吃饭这件事性价比太低,但对于一些工作压力不小,社交空间被挤压的年轻人来说,凑在一起“排队”这件事本身或许就有意义。

虽说有一顿想吃即能吃的饭固然幸福,但如果需要等位,也请合理利用这段时间,跟黄牛斗智斗勇,久违地开个黑,吐吐工作里的晦气,至少在花费时间的基础上,获得一些精神上的胜利。

而我们获得了什么呢,获得了排队的时候,被蚊子叮得满手包。

突击中.jpg

每人互动

你为了吃一顿饭排过多久的队?

文章为每日人物原创

侵权必究